头条 热门 重磅原创 PPP 地方 教育 图片新闻 政府采购 权威公告

首页 > 财经新闻 > 数据存档 > 文章详情页

探访广东电信诈骗重灾区:那些年山上整天传来“猜猜我是谁”

广州前往茂名的325国道上,在进入电白区树仔镇之前,路中间路灯杆上悬挂的都是各种商业广告。之后绵延30多里,商业广告全部换成政府宣传标语,其内容一律是“打击电信

广州前往茂名的325国道上,在进入电白区树仔镇之前,路中间路灯杆上悬挂的都是各种商业广告。之后绵延30多里,商业广告全部换成政府宣传标语,其内容一律是“打击电信诈骗犯罪”。

茂名市电白区位于粤西,属于广东经济最欠发达的地方之一,也是全国电信诈骗重灾区之一。公安部在2015年将电白列为全国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拔钉子”专项行动7个重点整治地区之一。

2016年3月25日,广东警方联合多地公安机关开展“飓风2号”专案行动,抓获犯罪嫌疑人236名,捣毁窝点48个,受害人遍及全国15个省市。在这起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专案中,九成的犯罪嫌疑人来自电白。

十年前,电白一批年轻人开始利用“猜猜我是谁”和“我是你领导”的诈骗手法在全国行骗。过去几年,因集中输出电信诈骗人员等,电白甚至曾被戏称为“全省电信诈骗第一县”。

有着多年反电信诈骗侦查经验的茂名市公安局电白分局办案民警梁伟靖对第一财经1℃记者说,经过多年打击,电信诈骗势头在电白区内已基本被遏制住,但在电白之外,涉及电白籍犯罪嫌疑人的案件时有发生。“所以,”他说,“我们保持着绷紧神经。”

靠诈骗盖起了高楼

电白区麻岗镇地里的水稻已经长出半米之高。此时正值中午,老人们在树荫下打牌、聊天,女人们在家中梳理着鱼钩线,已经下了课的孩子们,三三两两正在玩耍。

这是诸多南方小镇所惯常的生活场景。不过,在这些老人、女人和孩子们迎面的固定巨大广告,让这座小镇变得有些不同。在一幅长约8米、宽约4米的宣传标语上面,清晰地印着16个大字:打击电信诈骗犯罪,构建实干诚信麻岗

类似的宣传标语随着进入麻岗越深而越多越密。在街头巷角的电线杆上、墙面上, “心不贪,利不占,诈骗在诡也玩完”、“严厉打击电信诈骗活动”、“积极举报电信诈骗犯罪”等宣传标语,占据着最好的广告位。

在获得麻岗镇政府授予的“平安村”称号的麻岗村,村委会大门口外两侧的宣传栏,已经全部被“打击电信、伪造银行卡诈骗”等内容所包揽。

大门两侧的门柱上,右边贴着的是一张“关于对115名涉电信诈骗犯罪在逃人员的悬赏通告”;左侧贴着的是麻岗镇政府的《关于实行打击涉及电信诈骗和涉毒犯罪奖励办法的通告》。

电白的电信诈骗,梁伟靖说:“主要是集中在麻岗、树仔两个镇。”

资料显示,在已确定涉电信诈骗的数百名电白籍犯罪嫌疑人中,90%以上来自麻岗镇和树仔镇。一些参与者人数较多的村庄,被外界称为“电诈村”。

麻岗镇和树仔镇位于电白沿海中部,经济以农业为主,因地少人多,且近海多滩涂,渔业资源相当有限,出外谋成为当地人的最好选择。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脚步,众多电白人开始洗脚上田,结队成群地涌入了经济最为开放和发达的珠三角地区。多年后,他们中最后成为有实力老板的多达数千人。电白因此有“老板第一县”的称号。

“仅树仔就有4家上市公司。”树仔镇委副书记黄凤明对1℃记者说,“还有两家马上就要上市。”

68岁的梁惠南是南山村最富有的村民之一,他家看上去更像是一家高档酒店。 梁惠南兄弟四人,分别在外面经营木材等生意,他们合资在村中搭建起的这座大楼,仅仅是方便整个家族100来号人逢年过节时回来居住之需。

类似的大楼在当地并不罕见,一些更高更好的大楼也正在拔地而起。

靠实力富裕起来的人毕竟是少数,更多的人除了眼红耳热,也只能拼命维系家庭经济。

但是,比起常年商场打拼的人,更“快捷”的挣钱途径逐渐被一些年轻人学会,这就是电话诈骗的“技术”。他们甚至把这套“技术”带回村中,随后在电白蔓延开来。

2011年,和许多村民一样,坑内村村支书蔡建党发现村里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现象:一些家庭较为贫困的年轻人,外面打工不久,春节回家过年时家中骤然变得“灯火酒绿起来”,“在外面唱歌跳舞”,“还买了车”。他们最后发现,这些人,有的是靠“不该做的事情”——电信诈骗——富起来的。

“一些年轻人开始眼红起来,跟着学。”蔡建党说,刚开始的时候,就几个人在外面做,慢慢地增加到现在的31人。这些人中,不少是亲戚关系,“一个跟着一个学”。

茂名市公安局电白分局指挥中心李松峰对1℃记者说,在电信诈骗刚刚在电白出现时,很多村民认为,他们诈的是外面的钱,并没有损害到当地的任何人,而且还回来盖房子和消费,是造福当地的表现。

但是,随着电信诈骗越来越猖狂,人们开始对这个盛产老板的地方“另眼相看”了:村里“最好的房子是靠诈骗得来的”。

“整个村,最好的房子是靠诈骗得来的,给大家这种感觉时,这个地方就麻烦了。”茂名市委书记许光在此前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说。

48小时学会电信诈骗

电白人通常认为,当地的电信诈骗,鼻祖来自台湾。可以查询的公开资料显示,电信诈骗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确起源于台湾,因此又被称为“台湾式诈骗”。本世纪初这一骗术开始向福建等地转移,接着就来到了电白。

据新华社报道,2015年,全国电信诈骗发案59万余起,被骗走222亿元,其中有100多亿元诈骗赃款被卷入台湾。

在电白,一旦问及电信诈骗的惯用手段问题,当地人就会条件反射式地脱口而出:“猜猜我是谁,我是你领导。”

这两种诈骗伎俩的发明地正是电白。大约在2006年前后,全国各地的许多人开始接到玩游戏似的“猜猜我是谁”电话。

“猜猜我是谁”的骗术是犯罪分子谎称为久不联系的朋友,声称要来看望受害者。随后,编造其被“治安拘留”、“交通肇事”等理由,向受害者借钱,一些受害人没有仔细核实就把钱打入犯罪分子提供的银行卡中。这些诈骗团伙通常拥有数百张银行卡。一旦有钱入账,他们一般在10—15分钟内就会将卡内的赃款转走。

2014年,“猜猜我是谁”有了升级版——“我是你领导”。这一诈骗方式以“你在干吗”或“你在哪里”作为开场白,如果对方反问,则呵斥:“连我你都不知道了?我是你领导!”在对方入套之后,诈骗者会以领导身份,找各种借口让对方汇款。这一诈骗方式抓住“职员畏惧领导”的心理,屡屡得逞。

“飓风2号”行动中一个案例显示,茂名化州市的受害人陈某连续两天接到自称是国税部门的袁姓“领导电话,对方称自己要提拔为副局长,需要送20万元礼金给上级,希望陈某借钱“救急”。于是,陈某向这位“领导”汇出12万元。

以上两种诈骗形式均是“以量取胜”。当地警方透露,最高峰时,麻岗、树仔两镇同时有上千部手机在不停往外拨打诈骗电话,一部手机一天少则50通,多则300通。

麻岗和树仔多山,当地许多村民记得,在电信诈骗高峰的时候,不管是村里还是在山上,他们都能够清晰地听到“猜猜我是谁”和“我是你领导”的打电话声音。“他们在山里不停地打电话。”来自移民新村的摩地司机对记者说,“夜里路过都能听到。”

诈骗者每天如此频繁地拨打电话,只要一个人“上钩”,就能骗到数千元至数万元不等,电白警方查获的最高纪录是,一次电话骗到150万元。

决定诈骗成功率高低的因素是诈骗分子能够得到好的“料”——公民个人信息。好的“料”包含姓名、单位、手机、职业、职位甚至更详细的信息。茂名警方此前介绍,有电脑黑客专职搜集公民信息,对公务员、医院、住院患者、小区住户等信息进行详细分类,放在网上贩卖。有的诈骗分子还从印刷店、社保局、废品收购站等购买通讯录。

“他们获得私人信息的途径非常多也非常轻松。”李松峰告诉1℃记者,“比如,从一些打印店就可以买到。”

诈骗分子从网上购买的“料”,视其详细程度和职位而价格不同,从几毛钱到几元钱一条不等。比如老板、局长或者高层领导的信息价格就会贵一点,而包含了职位信息的“料”价格也会高一点。

与此同时,诈骗分子还会专门针对某一特定群体开出“天价”收购信息,比如监狱服刑人员家属的信息,有时高达8元一条。获取该信息后,诈骗分子就冒充监狱的管教人员打电话给服刑人员家属,声称可以帮忙减刑而实施诈骗。

此外,诈骗分子要买到众多银行卡并不比买菜困难得多。广东银监局最近表示,一些人组织村民,到银行去开卡,一整套卡500元。银行发现后也报了案,但是因为没有犯罪行为,所以没法处理。还有冒名开卡的现象,用别人遗失的身份证或者偷来的身份证开卡。

“身份证和银行卡等一套作案资料,网上都有得卖,去年大概是1000多块一套。”李松峰说。

由于操作简单,风险不高,且获利颇丰,“打电话挣钱”的风气在麻岗镇和树仔镇传开了。从一个只会打电话的文盲进步到能够利用这两种形式成功进行诈骗,时间大约需要两三天。“如果口齿伶俐,脑子转速快,(只需要)一两天。”梁伟靖说,“打电话的那些人,有一个剧本,每一问每一答(里面)都有,每一个环节剧本都设计好了。”

相比做正常生意,电话行骗几乎是零成本。“每打完一个电话,只要诈骗成功了,他的电话卡就可以扔掉,一张电话卡只有几十块钱,但是诈骗成功就能获得几千块钱。”梁伟靖说。

“飓风2号”行动中抓获的犯罪嫌疑人多数是“80后”、“90后”,学历多为初中文化。“有些年轻人就是吃不了苦,才选择这种来钱快的办法。”蔡建党说。

从茂名警方到麻岗和树仔的村支书,再到当地的村民,均向1℃记者讲述了几乎同样的尴尬:曾经有一段时间,一些电白人申请信用卡时陆续被银行拒绝,理由是:电白电话诈骗轰动全国,所以银行方面把电白拉进了黑名单。

“这已经影响到我们在外经商的人的生意。”乌石村村支书周光豪对1℃记者说,“出外做生意的人非常反感这种事情,他们中有的人已经加入了我们的反电信诈骗联盟。”

从个案打击到全链条打击

2009年,电白曾被公安部和广东省公安厅确认为“全国打击电话诈骗重点地区”。当地展开专项行动打击,甚至不惜撤掉通讯基站。但五年后,电白被再次“挂牌”,甚至被媒体戴上了“诈骗县”的帽子。

2014年5月,电白区因涉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等问题被广东省综治委列入社会治安重点整治地区;2015年10月,公安部将电白列为全国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拔钉子”专项行动7个重点整治地区之一;同年,电白又被广东省公安厅列为治安重点整治地区。对“电诈村”的打击由此进入新一轮高潮。

2016年5月18日,专案代号“305”特大电信诈骗案终审宣判,主犯谢某被判有期徒刑19年,这是迄今为止国内同类案件中的最高刑期。

谢某一类的“主犯”,是犯罪团伙的“老板”,一般不需要直接参与诈骗。在其背后,电信诈骗已形成一条分工明确的流水线,犯罪团伙职业化、智能化的特点明显。

李松峰向1℃记者介绍,电诈团伙通常分为5个组:老板(组织策划者)、个人信息组(提供公民身份信息)、电话组(具体实施电话诈骗)、供卡组(向被骗者提供银行卡号)、取款组(最终取款者)。在实施诈骗时,各个环节的行动人相对独立,这给侦查办案工作带来了很大挑战。

过去警方打击电信诈骗犯罪,往往只针对单个罪犯,人虽抓了,但常常不能以诈骗罪定罪,甚至会因证据不足而被迫放人,“打得不重,打不死它,起不到效果”。那时候,为了抓获犯罪嫌疑人,茂名警方甚至一整天在银行的ATM取款机进行蹲点,等待那些从口袋中拿出“一大堆”银行卡进行取款的可疑人员。

这样的效果并不明显。即便当场抓获最终取款者,警方可能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对方有犯罪嫌疑,因为对方银行卡里钱并非直接来自受害者,而是经过具体实施电话诈骗者的银行卡在短时间内分拆到多个账户。

“如果只抓到一个环节的犯罪嫌疑人,犯罪链条不完整,有时惩处过轻甚至惩处不了。”李松峰说,“犯罪成本低,参与者就越胆大,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在侦破案件过程当中,梁伟靖说,找到犯罪团伙中的头目——组织策划者——最为困难。组织策划者的反侦查能力相对较强,在审讯过程当中,能够根据办案人员对自己的了解程度而做出不同反应,甚至“不断套你的话”。

梁伟靖说,针对电信诈骗特点,茂名警方在2014年摸索了“省市联合、共同经营、异地侦控、辨别团伙、各个击破”二十字打击方针。同时,公安侦查手段也在不断升级,但为防止诈骗犯罪嫌疑人提高反侦查能力,公安部门未透露有关内容。这些在后来的实践中起到了明显效果。

茂名警方向1℃记者提供的材料显示,在2014年以来的专项打击行动中,茂名警方坚持全链条打击,多个相关部门联动。“整个链条打,破案率就高了。”梁伟靖说。

近年来,在警方全力打击下,电白电诈团伙已是“两头在外”——团伙和受害者均不在电白本地。如今,电白当地人不再能听到从山上传来的电话诈骗声,原因是当地警方开始动用无人机侦查。

为了形成“里外追着打”的高压态势,茂名与多地签订打击防范电信网络诈骗犯罪警务合作协议。2015年以来,茂名警方共接洽、协助全国各地公安机关365批次,代破协外案件975宗。

自2014年开展专项打击以来,从代号“305”到“324”,茂名共打掉20个电信诈骗团伙,破获本地案件803宗,刑拘涉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694人、逮捕556人、抓获网上逃犯211人。

权威资料显示,2013年至2015年,电白输出的“猜猜我是谁”和“我是你领导”类电信诈骗案件占广东省各类诈骗案件的比例分别为21.29%、14.32%和10.27%,呈逐年下降趋势。

2016年上半年,电白区打击“猜猜我是谁”电信诈骗犯罪,刑拘、逮捕人数同比分别上升158.8%、239%;判决电信诈骗罪犯占全国7个“钉子地”判决人数的55.5%。

最近,福建、广西、海南等电信诈骗重点地区的公安干警纷纷来到茂名取经。“来了一批又一批。”李松峰说。

电信金融部门的漏洞

作为一名基层公安办案人员,梁伟靖认为,打击电信诈骗是一项系统工程,要想彻底铲除电信诈骗的土壤,单靠公安的力量远远不够。

茂名在多年打击电信诈骗中总结出来的经验包括:电话实名制,建立电话、银行账号黑名单;成立反电信诈骗犯罪大队;建立电话、银行账号黑名单;“扑克牌”通缉令。

但祭出如此多的手段和措施,“为什么电信诈骗仍然难以杜绝?”一位知情人士表示,最关键的环节是银行卡和电话卡“出了漏洞”。

据《羊城晚报》9月1日报道,为彻底遏制电信诈骗越演越烈的趋势,几天前,5位在粤的全国人大代表和6位省人大代表造访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广东分公司等单位。期间,代表们称,各方汇报的情况“一片大好”,工作也做了很多,但群众的实际感受却是诈骗电话越来越多,形势越来越恶劣。

全国人大代表陈伟才在座谈会上问道:“诈骗分子一分钟可以群发几百万条诈骗短信。为什么你们的工作做得这么慢?” 在代表的一再追问下,三大运营商均表示,按照原计划,2016年底前才能真正做到100%实名制。

陈伟才回忆说, 去年人大代表就电信诈骗问题约见政府部门时,他给了三大运营商3张自己从街边随便买来的手卡,想知道是谁登记的。结果,只有广东移动给予了回复,回复“说涉及私人秘密,不能告诉我”。

当在陈伟才继续追问“这些卡是怎么流到马路边销售”的时候,他得到的回复是“他们也不清楚”。

“前天晚上,我又轻松地在街边买了一张手机电话卡,还是不需要我登记,150元,有88元话费,5G流量。我还通过网上购买了电话卡,寄过来的,同样不需要我登记。”陈伟才说,“我今天还想问,这个号码背后,登记的到底是谁?”

上述报道说:“直到会议结束,陈伟才也没能等到答复。”

“电信诈骗现在给人总的感觉就是乱了。不是诈骗分子乱了,是我们自己乱了。”全国人大代表麦庆泉说,“在诈骗与反诈骗的博弈中,我们节节败退,根子主要是部门利益。这些部门统统是我们的央企……我们有23个相关责任单位……多少专家,多少精英,敌不过犯罪分子,这很悲哀。”

打击电信诈骗,茂名已经花了不少真金白银。2014年以来,广东省公安厅、茂名和电白两级政府共安排9100多万元资金开展专项整治。打击电信诈骗,对于茂名来说,就像当地的一副巨大固定广告所说的那样,继续“下猛药,下血本”。但如果银行和电信运营商们不敢“下血本”,到头来,电信诈骗依旧是此消彼长。因为电信诈骗而让受害人失去生命的惨剧依旧会上演。

  • 第一财经
  • 林春挺 麦舒瑜
  • 张倩

【慎重声明】 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中国财经新闻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中国财经新闻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

中国财经新闻客户端推荐下载

中国财经新闻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