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热门 重磅原创 PPP 地方 教育 图片新闻 政府采购 权威公告

首页 > 财经新闻 > 财经观察 > 文章详情页

格林斯潘:美国经济出了什么问题?

文 | 《巴伦》撰稿人 列什马·卡帕迪亚 翻译 | 小彩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眼中的美国经济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以及为什么瑞典可能拥有让美国经济重新恢复强大的答案。导言:8月6

文 | 《巴伦》撰稿人 列什马·卡帕迪亚 翻译 | 小彩

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眼中的美国经济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以及为什么瑞典可能拥有让美国经济重新恢复强大的答案。

导言:

8月6日,四位前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保罗·沃尔克、艾伦·格林斯潘、本·伯南克和珍妮特·耶伦发表联合署名文章,呼吁保持美联储独立性,确保货币政策决策不受短期政治压力影响。虽然这篇文章全文未提到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但美国媒体普遍认为该文就是针对特朗普。这不是退休后的格林斯潘唯一的对外发声,但他此前总是小心翼翼的避免直接评价美联储。格林斯潘知道,即便早已经不是美联储主席,但是他对于美国经济的看法仍然举足轻重,在《巴伦周刊》此前对于格林斯潘的长篇专访中,他通过与经济学人编辑艾德里安·伍德里奇合作的新著《资本主义在美国》,谈到了美国经济深层次的问题,并且提出了与特朗普完全不一样的“让美国再次强大”的答案。

美国经济或许正处于有史以来最漫长的复苏之中,但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p)告诉《巴伦周刊》(Barron‘s),美国经济没有看上去那么好,而且很可能会变得更糟。

格林斯潘看到的挑战是我们耳熟能详的现象,比如不断膨胀的赤字,以及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等福利项目不断上涨的成本。但这位前美联储主席说,随着通货膨胀的逼近,民粹主义的蔓延,以及中国经济实力的增长,解决这些问题的紧迫性迫在眉睫。

现年92岁的格林斯潘在1987年至2006年的经济繁荣时期,赢得了投资者、政界人士,甚至其他国家央行行长对他摇滚明星式的仰慕,他们紧紧抓住他对经济和货币政策常常难以捉摸的评论不放。然而,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让人们更加关注格林斯潘在任期内的低利率政策,以及他对市场自我调节能力的信念。

现在,十年过去了,格林斯潘与《经济学人》编辑艾德里安·伍德里奇合作撰写了《资本主义在美国》一书。这本新书回顾了美国自殖民时代以来的经济历史,探寻是什么帮助美国脱颖而出,并阐明了为什么今天美国的领导地位岌岌可危。

两位合著者认为,美国经济成功的关键在于能够允许和容忍“创造性破坏”——这种特质得益于一个移民国家推动的创业精神,以及一部呼吁限制联邦政府影响力的宪法。但如今,这种创造性破坏的标志正在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地域和社会流动性正变得更加困难,新公司的创建率下降至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最低水平,合并与并购导致主要经济部门的竞争力下降了四分之三。

以精通数据著称的格林斯潘提供了一个统计数据,总结了当今美国经济的问题:生产率增长,或者更准确地说,是生产率增长的不足。《巴伦周刊》在他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办公室会见了格林斯潘,进行了内容广泛的讨论,包括生产率增长乏力带来的日益严重的威胁,投资者应该关注的危机,卡尔•马克思(KarlMarx)的正确之处,以及为什么瑞典可能拥有让美国经济恢复强大的答案。

《巴伦》:鉴于你在书中提到的对美国经济的挑战,特朗普政府3%的经济增长目标是否可持续?

格林斯潘:不。

《巴伦》:那么更现实的增长率是多少?

格林斯潘:我不想给出具体数字,但是每1美元的津贴支出挤出了1美元的储蓄。历史上,国内储蓄总额是用来为国内投资(如道路和桥梁等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私营部门在工厂和设备等方面的资本支出)提供资金的,因此也是生产率增长的源头。

《巴伦》:那么,国内储蓄是不是在下降,同时,应享权益支出( 编者按:美国三大应享权益支出分别为老人医疗保险、低收入户医疗保险和社会安全保险)是否有显著增加?

格林斯潘:自1965年以来,储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一直在稳步下降。与此同时,福利支出也在稳步上升。这两者未必都在加速,但对财政预算和私人投资的拖累一直在越变越大。我们过去的生产率增长相当可观,年增长率超过2%。但在最近的五年期间,最高年增长率只有1%。

应享权益支出减缓了生产率的增长速度,这是抑制GDP增长的一个关键因素。应享权益支出是强制性的,它们的数量与总体经济活动基本无关,再加上我们向每一个愿意借给我们一点小钱的人借钱,这让我们的经济陷入了严重束缚。

《巴伦》:你在书中指出,65岁及以上的美国人数量将增加3000万,而处于工作年龄的美国人只会增加1400万,这带来的“财政挑战”比美国所面临的任何挑战都要大。

格林斯潘:2018年的养老与生还者保险和联邦残障信托基金报告显示,尽管事实上每个人都说我们在为这些事情出资,但是精算师仍然说我们还必须削减25%的福利才能使信托基金保持精算稳健。

这是个大新闻,但他们把它放在了296页,谈论这个问题在政治上是不正确的。我们在很多情况下已经耗尽了资金(在20世纪80年代和2010年,收益的成本超过了征税),但是我们削减福利了吗?没有。我们以这样或那样的形式增加了支出,并用政府一般收入为其提供资金,这导致了更高的赤字,进而导致更高的联邦债务。

《巴伦》:你在你的书中还说90%的社会保险给了65岁以上的人。你已经在华盛顿特区呆了几十年,你知道没有人能够解决应享权益支出的问题。在这样的政治背景下,现在怎样做才是可行的?

格林斯潘:显然,随着人口老龄化,应享权益支出将进一步增加。(政府)从来没有削减福利的倾向,这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而我们正在看到它(对于生产率增长)的影响。

《巴伦》:生产率增长乏力会引发危机吗?

格林斯潘(点头):它导致的就是民粹主义。随着生产率下降,GDP下降,每个人都会不满意。出现这个问题的不仅仅是美国,过去五年中,以每个雇员的产出来衡量,大约一半的主要经济体的年生产率增长率都在1%或以下,这些数据本质上都是一些灾难性的数字。

《巴伦》:它的后果将如何显现?

格林斯潘:第一波(不满)已经随着英国脱欧而浮出水面。在GDP突然放缓之前,根本没有人讨论脱离欧盟的问题。而这现在正在发生,巴西也一样,还有秘鲁和阿根廷。

标准程序是你会得到一个民粹主义的政治结构,民粹主义是一种非理性的哲学,不像资本主义、共产主义,或社会主义这些看待世界的结构化概念方式。实际上,卡尔·马克思的《资本论》是一本非常有思想的书,但他关于人性将会改变的结论是一个关键性的错误,因为人性从来不会改变,但是他论证的前提是可行的。

《巴伦》:民粹主义加剧了与中国的贸易紧张局势。那么,贸易摩擦将如何影响经济?

格林斯潘:(关税)与消费税完全相同。如果你认为你会提高你国家的消费税来打败这个国家ーー那些试图把消费税运到你这里的人ーー那你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特朗普总统会说,如果中国输得比我们多,我们就赢了。好吧,祝你好运,把这些告诉你的纳税人。事实上,贸易摩擦中没有赢家。

《巴伦》:当你放眼望去,你看到危机在哪里酝酿?

格林斯潘:当你忽视某些事情的时候,危机就会在一段时间后产生。最近,我们忽视了联邦预算。我们将在下一个财政年度有1万亿美元的赤字,而且没有人会呼喊和尖叫。原因何在?因为有一种观点认为(财政赤字)不会影响我的钱包,你必须等待,直到赤字的后果出现。

《巴伦》:那么什么时候会出现后果?

格林斯潘:没有哪个政客会在政治演说中对选民说,“我们的预算赤字是x万亿美元”。百分之一的人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当通货膨胀上升到4%到5%的时候,就会造成一场政治灾难。这时赤字就成了一个问题,但是当通胀率开始上升的时候就已经太晚了,无法再稳定下来。

《巴伦》:然后会发生什么?

格林斯潘:随着经济走弱和通货膨胀的加剧,我们正朝着滞胀的方向努力。在20世纪80年代,这种情况很明显。美联储可以像沃尔克(编者注:时任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那样对其施加限制。它持续了两到三年,然后就停止了。我不认为这次会有很大的不同。

《巴伦》:你谈论了很多关于通货膨胀的问题,但是它并没有出现在许多常用的指标中。

格林斯潘:对,它是潜伏的。

《巴伦》:是因为数据没有反映出经济的变化吗?

格林斯潘:美国劳工统计局(BureauofLaborStatistics)有一些非常聪明的统计学家,他们非常清楚,他们发布的(数据)夸大了不到一个百分点的通胀率。我们知道这一点是因为数据收集的方式。当一种新产品以高价上市,然后再下跌,美国劳工统计局只有在它的价格下跌了一些之后才会选择收录,所以他们没有考虑到这个步骤中通货紧缩的压力。因此,它是向上偏差的。

《巴伦》:人们对量化宽松政策的退出有很多担忧,尤其是在新兴市场国家疲于应对货币贬值的情况下。美联储是否应该考虑到这一点,就像你在上世纪90年代末所做的那样?

格林斯潘:我不讨论美联储做了什么。

《巴伦》:量化宽松政策结束的后果是什么?

格林斯潘:利率正在上升。

《巴伦》:这一切对于市场和债券意味着什么?

格林斯潘: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说,我们的债券市场存在泡沫,而且现在仍然存在。这就是泡沫的本质,它不断膨胀,却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这就是问题所在。

《巴伦》:投资者通常寻求债券的安全性。难道他们不应该再这样想吗?格林斯潘:人们还相信火星上有人。

《巴伦》:这听起来可不怎么让人舒服。在书中,你谈到了金融体系的脆弱性,以及金融创新增加风险的危险性。金融危机之后采取了一些措施。你觉得这些做法怎么样?

格林斯潘:通过提高资本准备金要求(我建议提高20%至30%),银行体系的风险将比多德-弗兰克(Dodd-Frank)等监管措施更有效地降低。

《巴伦》:考虑到美国经济面临的挑战,你有什么办法让美国经济再次强大起来?

格林斯潘:看看瑞典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做了什么,他们在落后潮流方面遥遥领先于我们。由于瑞典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他们比我们(处于更糟糕的状态)。他们最终陷入了一场巨大的危机:抵押贷款利率在短期内达到了500%,整个系统正在崩溃。

再新一届政府上台后,瑞典改革了整个体系,将固定福利计划改为固定缴款计划,比如401(k)计划,这个计划是自筹资金的。现在,瑞典过去五年的生产率年增长率为1.3%,虽然不是很高,但比其他许多国家都要好。我们需要改变所有各种社会项目的结构,这些项目都有一个信托基金,采用固定缴款,而不是固定福利。

《巴伦》:我们的系统是否需要分崩离析以后才能采取行动?

格林斯潘:当然,这就是危险所在。直到危机来到你家门口,你才会看到危机的出现。

《巴伦》:瑞典是一个小国,政治体制也非常不同。它的变化如何在这里发挥作用?

格林斯潘:如果你想说瑞典的行动比我们更快,我不知道是否会这样,因为瑞典的行为比我们大多数时候都要理性。但这是一个合理的担忧,真相是,数字就是数字。还记得我告诉过你精算师说社会保障需要削减25%吗?他们目前公开处理福利计算的方式是,他们说这笔信托基金在未来x年内都不会耗尽,就好像是在说这笔钱很不错似的!不是的。

真正的精算平衡之所以没有得到演示,是因为这样做在政治上是不正确的。但他们基本上是在说,“我们没有能力维持固定收益制度”。

《巴伦》:这可能会引起人们的注意。在这本书的研究中,有什么让你感到惊讶的地方?

格林斯潘:直到现在回想起来,我才意识到轧棉机发明的重要性。棉纤维主要有陆地棉和海岛棉。海岛棉是一种长绒棉,只能在沿海地区生产。而陆地棉(南方可种植陆地棉)只有十五分之一英寸,而且很难收获,当你试图从棉花中提取种子时,它会和自己缠在一起。

轧棉机所做的就是找到了一种从棉花中提取种子的方法,它创造了短绒棉制造能力的大爆炸。为了获利,你就需要更多的奴隶,而杰斐逊已经签署了一项限制奴隶跨海运输的法案,英国人则在1834年废除了奴隶制。我们本来已经走上了消除奴隶制的道路,但短绒棉的出现改变了历史。这意味着内战本来可能会被避免,有很多小事情可以改变事情的状态。

《巴伦》:这则轶事出现在题为“两个美国人”的章节中,它指的是北方和南方,但这是今天用来描述当前两极分化的一个词汇。我们能从那段历史中吸取什么教训?

格林斯潘:我们从不吸取教训。人性的偏见往往会换一个方向突然跳出来。

《巴伦》:谢谢你,艾伦。

责任编辑:翁建平

  • 《巴伦》
  • 345成长板
  • 张倩

【慎重声明】 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中国财经新闻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中国财经新闻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

中国财经新闻客户端推荐下载

  • 相关搜索:
  • 无相关信息
  • 精华数据
中国财经新闻网首页
{"remain":0,"success":0,"remain_original":0,"success_original":0}http://finance.prcfe.com/finance/2019/0813/91554.html